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 首頁 > 訊息公告 > 最新消息

最新消息

友善列印 連結至桃園OpenAPI網站 張貼至「Facebook」 張貼至「Plurk」 字級設定:
2020表演藝術觀察員培訓計畫 學員觀後心得
發布單位:
表演藝術科
發布日期:
110-01-14
提供單位:
表演藝術科
副標題 :
獻給大人的黑色童話《泰迪熊守護神》
詳細內容:
獻給大人的黑色童話《泰迪熊守護神》
節目名稱:泰迪熊守護神
演出:本丸製作
時間:109/10/23 18:00
地點:House + Cafe since 1910 後院
撰文:陳艾霖


《泰迪熊守護神》是本丸製作的第一號作品,從死去的受虐兒的角度出發,講述四個孩子在王子森林中尋找王子的故事。「王子」是孩子的語彙,「枉死」是發生的現實,用童話的糖衣包裝,讓觀眾試著消化生硬的議題。作品不斷地藉由衝突帶給觀眾的刺激,無論是在觀戲前、觀戲時或是觀戲後都讓人無法忽視。「一齣兒童不宜,獻給大人的黑色童話」是宣傳banner上的文字,在理解《泰迪熊守護神》的過程中,你越是探究符號、語彙背後的意義,就越感到殘酷、說不出來的悲傷、毛骨悚然和無力感。
 
導演范頤認為戲劇張力的構成來自於孩子們開心的玩,卻說出一些很可怕的話,像是「我爸爸都不會說晚安」、「媽媽叫我進去洗衣機,然後我就一直旋轉旋轉」、「阿姨說要跟他們跳舞才有五百塊」、「爸爸在後面一直追,我就只好帶著妹妹跳下陽台」⋯⋯會令觀眾受到刺激的是這些小孩明明可以好好的長大,可以享受童年,可是他們卻沒有辦法[註1]。在看戲的過程中,我努力的回想在自己的生命經驗中是否身邊也有這樣的孩子?過於性成熟的肢體與不尋常的語彙,看似在玩樂,但是否在向我們發出求救訊號?最可怕的是我們永遠覺得事情不會真的那麼糟,新聞媒體的報導造成一種疏離感,我們會覺得這些故事離我們好遠,但誰知道故事主角是不是就住在離你一牆之隔的地方呢?
 
《泰迪熊守護神》演出地點在House + Cafe的後院,這是一個結合百年紅樓和咖啡餐飲的複合式場域。范頤說「當初會選擇這個地方,除了這個後院本身就是一座小森林,非常符合故事的場景設定以外,還有一個想法,家暴案就是發生在這樣近在咫尺的地方,因為它的周遭全部都是公寓,都是住宅。家暴案很容易發生在我們覺得他不會發生的地方,包括這麼漂亮的一個咖啡館。」進場時穿過咖啡廳的一扇小門,窄窄的走廊兩邊散亂著小孩的娃娃和衣服,隱約聽得到孩子們在玩捉迷藏的聲音,再一個轉彎,進入王子森林。因為是在戶外關係,觀眾可以直接感受到夜晚的溫度和漆黑,聽到風吹過樹葉的聲音和地上沙粒的磨擦聲。劇場的音效和光線營造出一種在《王牌冤家》電影裡那種超現實和夢境的感覺。
 
劇中角色尋找王子的過程中,觀眾的目光跟著演員在森林裡移動,一開始在前方的大樹,移動到左邊的沙坑,後來又跑到右邊的洗衣機,好像有多個舞台隨著人物的移動明滅,但故事又在空間中流動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泰迪說「其實根本就沒有王子」的時候,突然亮起了一盞紫外燈,發現腳底下的地板用紫外光才看得到的顏料寫滿了「枉死」,好像被帶入了某種意識的穿隧,或是夢境與現實的通道,一瞬間串起了整個故事,最後又連回一開始捉迷藏的場景,才發現他們被困在一個重複經歷死亡的迴圈。
 
看完戲後上網查詢了兒虐相關的新聞,「3歲女童遭洗車噴槍奪命」「醫生痛訴:被通報N次的受虐兒 照樣被打死」「肉圓沒加辣逼兒吃又踹妻」⋯⋯2019年通報的兒虐案件就高達7萬多件,開案人數高達1萬多人,而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。看到導演范頤在臉書上分享善牧恆安中心的郭家欣主任說的話「反暴力議題永遠緊扣著的核心問題是——尊重。不希望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,也不要讓別人做。」離開了劇場,我們還是要面對真實的世界,非常喜歡導演和編劇在故事裡還是保留了一絲的關懷與祝福,醜陋的是大人與世界,我還是可以對你說「你的心很美麗」。

[註1] IC之音竹科廣播電台「愛戀桃花園」節目專訪:《愛戀桃花源》關懷受虐兒的黑色童話:泰迪熊守護神-專訪本丸製作范頤v.s.李晉杰
最後更新日期:110-01-14
瀏覽人次:80 人